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設備外觀設計:那些大自然教會我們的“行為藝術”?

設備外觀設計:那些大自然教會我們的“行為藝術”?

岸峰:2022-04-06

設備外觀設計:那些大自然教會我們的“行為藝術”?



 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:設計和文字創作一樣,它們的本質都是踩在前人的肩膀上進行二次甚至是更多次的“魔改加工”。

  也因此,設備外觀設計的誕生一開始就伴隨著“抄襲”和“借鑒”。

  刻薄一點,所有的設計都離不開抄襲,那怕我們設計的時候并沒有任何參考,但其實我們的思維習慣、耳濡目染早就已經被他人的作品以及好的作品填滿;甚至可以說每一個成熟設計師的審美觀都建立在其他作品之上。

  不知道個人風格算不算抄襲,因為大多數風格迥異的設計師往往會有自己的習慣和癖好;比如畢加索的抽象、梵高的癲狂、達芬奇的層次。

  至于借鑒,那就見仁見智了。

  借鑒,往往是從他人成熟的作品中“提煉”出鮮明的風格特征,然后創作者加入了個人的理解,進行了“二次演繹”。

  由于這種風格特征已經成為了別人的識別符號,在創作者的作品序列比較突兀,所以很容易被人找到實錘;創作者態度“謙卑”還比較容易“揭過”,但萬一創作者“不認”的話,就會像花粥、李袁杰、印子月一樣被“打回原形”。

  在這里,其實大眾對于有原則的“借鑒”還是比較容易接受的,但對于無厘頭的“抄襲”幾乎零容忍;當然,腦殘粉除外。

  那么,什么是借鑒,什么才是抄襲?

  這里可能不只是作品本身的問題,還涉及到創作者的態度。

  畢竟,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,我們現在所遵循的社會行為其實大多都是古人已經玩過的;只不過社會形態的變遷、科技的進步以及意識形態的不同,讓那些古老的“物種”煥發出新生,一時間讓它們看起來是那樣不同:當馬車變成了地鐵、交子變成了紙幣、交引變成了期貨、帆船變成了艦艇、算盤變成了電腦……有變化嗎?當然有;但若說有什么本質上的變化,也不見得。

  尤其是我們現在的科技水平又或者說是理論基礎,還停留在一百多年前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上,能量被鎖死在核能;我們現在所能做的,也不過是在牛頓和愛因斯坦的理論基礎之上“精耕細作”,企圖能夠找到新的突破;這不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么?

  與這群孜孜不倦的科學家心存敬畏不同,部分創作者版權意識薄弱,面對巨人眼神中只剩下貪婪和僥幸;于是,抄襲這件事屢禁不止。

  但除了那些被流量裹挾的“網紅”和極端自媒體,大多數內容創作者還是分得清借鑒和抄襲;但是,流量這東西它分不清彼此。

  借鑒別人的風格、沿襲自己的特色;這兩條路都不好走,前者一不小心就是抄襲,后者沒有創新也會淪為敗筆;那么,對于設備外觀設計這種天生就需要“踩在別人肩膀上”的“行為藝術”而言,有沒有一種方式能夠規避大多數風險?

  道法自然啊!


亚洲va成无码人在线观看天堂,亚洲一区av在线观看无码动漫,伊人久久大香线蕉亚洲五月天,2021最新精品国自产拍视频